alfredtian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tianyongqi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青岛20亿入股NEVS,萨博落地中国前景不明

2013-01-10 22:43:12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7605 次 | 评论 0 条

田永秋

201317日一早,租住青岛胶南市王台镇的Alfred正焦急地趴在家里电脑前,食指一遍又一遍地敲着鼠标,急切又渴望地刷着12306网站的屏幕,心里祈祷着这网能再快一点,好为他成功订上两张价值连城的火车票……

Alfred老家在浙江金华,今年刚谈了一个在开发区工作的女朋友,正计划着春节能带女朋友回老家过年,以缓解年迈的父母不是天天电话“逼婚”就是天天在“非诚误扰”上报名而造成的紧张气氛。女朋友在新成立的青岛西海岸经济新区上班儿,收入高,人又长得漂亮,带回家绝对让父母高兴。

女朋友经常和Alfred说胶南地区要开发了,从10月份起又听说有北欧国家的公司要在这儿投资建厂,说还要生产豪华汽车呢,让Alfred赶紧得买套房子,不然将来就买不起了。Alfred很佩服女朋友的远见,也暗下决心,努力赚钱,争取早日把房子买下,好把这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媳妇儿”早日娶进门。

就在Alfred正在为两张火车票而急得满头大汗时,在离他租住的房子不远的街道另一边的一个会场里,几名工作人员也正忙的满头大汗,不过他们不是为了订火车票,而是为了即将开始的一个盛大签约仪式在紧张地忙碌着。 有青岛本市最高长官长官出席的一个100亿大项目的签约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

这个100亿的大项目,就是年产40万的瑞典萨博汽车在中国落地的项目。只不过,这次要帮助萨博在中国落地的,不是Alfred金华老家的青年汽车,不是刚在萨博技术基础上开发出新车的北京汽车,也不是闻名中外的“中国二庞”,而是这个有着 “世界海湾,蓝色之都” 的青岛市及其刚刚为此事专门成立的青岛青博投资有限公司。

17日上午, 青岛青博投资有限公司、萨博破产资产收购方瑞典国家电动车公司(NEVS)及其同属于国家现代能源控股的姊妹公司国能电力集团正式签署协议,计划投资100亿元在青岛西海岸经济新区成立合资汽车企业,生产萨博品牌的传统燃油及纯电动新能源汽车。

萨博整车项目计划设计年产能40万辆,年产值1200亿元,一期投资40亿元,生产汽车20万辆。该项目同时计划在青岛设立萨博(中国)汽车研发中心、制造中心、采购中心和销售中心。

根据NEVS董事长、瑞典沃尔沃卡车公司前CEO Karl-Erling Trogen的说法,将来青岛公司所生产的萨博汽车,将主要面向中国市场,而瑞典原萨博的特洛海坦(Trollhättan)工厂生产的汽车将主要满足欧洲国家的需要。“特洛海坦未来仍将是萨博汽车的全球产品开发和生产总部基地,而青岛将成为NEVS通往中国的枢纽。”

根据本人得到的信息,目前双方签订的合作意向主要包括两个部分,一是青岛市通过其专门成立的青岛青博投资有限公司,向NEVS注资20亿克郞,用于购买这家和中国颇有渊源的NEVS公司的22%的股份。二是双方在此基础上继续深化合作,继续注资,成立专门生产传统动力的汽油版萨博汽车以及纯电动萨博汽车的汽车合资企业,最终将青岛打造成为萨博品牌汽车的研发中心、制造中心、采购中心和销售中心,用庞大的中国市场来重振有着60多年历史的瑞典汽车品牌。目前双方正在进行合资企业的可研报告的调研工作。

各取所需

自去年613NEVS以中日联盟的神秘外行黑马身份击败青年汽车,成功购得萨博破产后遗留的整车生产、动力总成、工具公司以及现款9-3车型、下一代凤凰技术平台知识产权以及萨博S,A,A,B四个字母的品牌使用权(不包括那鹰头狮身的Griffin的标志)后,让近两年来参与竞购的华泰汽车、青年汽车、庞大汽贸、吉利汽车、俄罗斯Antonov、印度Mahindra & Mahindra, 美国Northstreet等等等等都成了浮云,也让动不动就出来评论几句的“元芳”通用汽车闭了嘴。成功收购萨博剩余资产让世界汽车业界认识了蒋大龙以及NEVS,国能发电集团以及现能能源控股等蒋系公司的名字。

之后三个月里除了并购当天发布的“统筹瑞典的制造和设计能力、日本电动车的先进技术以及中国发展电动车和未来交通解决方案的大机遇,将萨博汽车打造成未来世界领先的电动车公司”计划外,除了踢走了日本风投的动作外,基本上就没了动静。

虽然当初收购萨博资产时NEVS准备以中国市场为依托,“信誓旦旦”地要将萨博打造成为世界电动汽车的领导者,但正如本人去年6月所预计的那样,相比电动车,恢复传统萨博生产或集中精力开始混和动力萨博或许更靠谱一点。

经过认真实地研究后,NEVS深感“依靠中国201550万、2020500万的庞大新能源车市场需求来销售未来萨博电动车”的想法的确有些不靠谱,加上看到比亚迪、A123Fisker, Tesla等电池或新能源汽车企业举步维艰,认识到新能源车在可预见的将来都将只是个烧钱的买卖,将来可以搞,但必须有经营收入来支撑,直到新能源车的市场成熟为止。而当时某些中国的经销商们也表达了“传统的萨博汽车在中国仍有粉丝和市场”的意见后,具备生产、测试和实验设施、厂房、设备、现款9-3知识产权、动力总成、工具公司,还有S,A,A,B 的字母品牌使用权等传统汽车生产所需的大部分条件的NEVS开始与原萨博供应商和经销商接触,讨论重启传统萨博生产的可能性。

之后蒋大龙开始接触青岛,探讨萨博在中国落地的可行性。10月底青岛张市长率团访问欧洲,在法国巴黎考查了达索商用飞机后,就直飞瑞典,考察瑞典的汽车制造企业,拜会了NEVS和萨博汽车所在地的瑞典西曼兰省(Västmanland)以及特洛尔海坦市,从政府层面和企业层面达成共识,最终确定了萨博在中国的落地的意向。

一个有意思的信息是,90年代初的蒋大龙在瑞典Mälardalen大学读书时,就曾和西曼兰省省长一起,成功地让中国山东省与萨博所在的瑞典西曼兰省结成姊妹省,成为中瑞两国友谊的使者。

资料显示,2011年初,国务院正式批复《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发展规划》,赋予了青岛蓝色经济核心区龙头地位。为此,青岛新成立了青岛西海岸经济新区,规划范围为黄岛区、胶南市全域,新区规划陆域面积2096平方公里,海域面积约5000平方公里。前面提到的Alfred所在的胶南市的王台镇,正处在西海岸新区规划中的核心地位,是新区建设的主阵地。

目前青岛有一汽解放青岛公司、上汽通用五菱青岛公司等为数不多的汽车企业。据悉,缺少“体面”的轿车生产企业一直是这座海滨城市的“公仆”们心里一直的痛。于是西海岸经济新区规划时就将发展新能源汽车、汽车及零部件产业列为重中之重。规划做好了,只等“金凤凰”来做窝了。

当顶着生物发电、新能源汽车和萨博豪华轿车品牌以及中瑞友谊使者光环的山东老乡蒋大龙的到来,让当地官员眼前一亮。至此,NEVS由原来对传统汽车生产的“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变成了赤膊上阵,完成了其战略规划的调整和回归,其去年10月份公布的北京电池厂开始营运,也为其2014年“坚持”推出纯电动萨博做好准备。而青岛也为新开发区规划中的“新能源汽车”找到了落脚点。于是双方一拍既合,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没有经过可行性研究就签了约,也创造了一小小的纪录,与当年华泰“九天九夜”有得一拼了。

“钱”途难料

签约时NEVS董事长Karl-Erling Trogen直言,“(与青岛的)合作协议为我们执行NEVS的商业计划确保了充足的资金支持”,也就是说,青岛通过购买NEVS 22%的股份所需支付的20亿克郎(约19亿人民币),为NEVS输了血。这20亿克郎收购NEVS 22%的股份,可以推算出NEVS目前总价值约为91亿克郎。而NEVS是去年初专门为收购萨博剩余资产而专门成立的公司,去年6NEVS花了18亿瑞典克朗收购萨博剩余资产,当时NEVS的所有价值就是萨博剩余资产的价值,半年时间,除去因媒体宣传的广告效应,NEVS的实际溢价了500%多,其所有者蒋大龙绝对可以算得上一个天才商人了。

除了这20亿克郎,未来合资公司还是需要大量资金的投入,但NEVS作为萨博技术和字母品牌的所有者,估计对合资公司将以技术和品牌作为入股,而中方呢,当然是土地、厂房加资金这中外汽车合资企业的传统“老三样”了。这样的话,那签约时所说的100亿元,估计最大的可能还是出自青岛市以及这个青博投资公司了。而中国经过1994年分税制改革后,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主要来自税收、土地出让、中央转移支付收入、地方债券等方面,在房地产政策并未放松的情况下,地方政府收入也增长有限,许多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已经很高了,大量投资企业不可持续。

资质成谜

在中国汽车行业进行合资合作,总绕不开资质和审批两个问题。

萨博要想落地青岛,开始本地化生产,资质将是始终绕不开的坎儿。拟合资的中方――青岛青博投资公司是专门为收购NEVS股份而临时成立的企业,本身不具有汽车生产资质,而国能电力集团(State Power)和国家电动车公司(NEVS),虽然名字中都带了“国”字,但却不是中国的“国”,和国家电网中的“国”有天壤之别。国能电力和国家电动车公司都是蒋大龙旗下的孙子辈的企业,身份均为外资,也不具备在中国的汽车生产资质。当三个没有生产资质的企业走到一起搞合资,在中国生产汽车,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且,由于将来还要生产新能源汽车,因此,也要符合《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中的相关规定

或许通过收购一个具有资质的“壳资源”才行,在目前取消“壳资源”终身制的政策背景下,可收的“壳资源”在减少,同时早有N家企业都虎视眈眈地盯着,一旦发现有可用的“壳资源”,便马蜂一样飞过来疯抢,哪里还轮得着青岛萨博这个菜鸟?不要说青岛萨博,连比萨博牛不少的瑞典老乡沃尔沃在吉利的帮助下仍然没有解决资质问题,捷豹路虎在奇瑞的帮助下也只能通过购买北京丰台的一个小资质才勉强通过;当年庞大要与萨博合资时就是因为解决不了资质问题才不得不选择把有资质的青年汽车拉进来;长安因为昌河铃木资质问题险些酿成社会事件;还有江淮纳维斯达合资、东风沃尔沃卡车的合资等等都是一拖再拖。因此,生产资质可能成为青岛萨博所要克服的最主要困难之一。

对于审批这一关,相信青岛政府会做大量的工作,但一般来说现在要想通过审批,中外合资企业中的自主品牌和核心技术引入是必须要有的两个方面。而青岛萨博连萨博本身的品牌都是个问题,考虑合资自主品牌应该是猴年马月的事。在核心技术的引入方面,目前萨博仅有现款9-3车型的“老旧技术”以及凤凰平台的“半拉子工程”,真不知道萨博还有什么样的核心技术可以引入。另外,中国汽车市场已经有太多太多的企业,太多太多的品牌了。汽车行业也已被工信部列为同钢铁、建材一样的产能过剩行业,促进汽车行业兼并重组,缩减少汽车企业数量是政府在审批时一直要考虑的原则。

当然,与中瑞两国政商界都有广泛人脉蒋大龙先生还是有信心的,他通过代理告诉我,“要是搞不定资质,我也不会贸然签约的。”

“产能”与市场

NEVS与青岛的萨博合资计划投资100亿,设计年产能40万辆,这对于一个新企业来说,绝对是个巨大的产能。加上瑞典原萨博工厂里双班12万、三班19万辆产能,一共有近60万的产能,这对于一个年销量最高峰只有不到14万辆的汽车品牌来说,有点太高了,产能闲置会造成大量浪费,投资回报期加长,投资回报率降低。

目前NEVS只拿到了现款萨博9-3平台的知识产权。现款萨博9-3平台2005年开发的,到现在也有七年之久。萨博9-3几款车型1998年首次投放市场以来,除2003年转由欧宝开发的Epsilon平台生产有较大变化外,基本上一直属于“换汤不换药”。虽然NEVS买到的这个2005年之后的萨博9-32009年北汽买到基于Epsilon平台上的2003款萨博9-3以及更老的上世纪80年代的通用GM2400GM2900平台要新一些,但至今也有至少七年的“高龄”了。

根据本人得到的NEVS给供应商的文件显示,NEVS计划从第34周开始生产,2013年计划生产8000辆,2014年生产6万辆,2015年达到12万辆,他们计划开始生产的顺序是9-3敞篷车,9-3三厢轿车,2013年底再生产9-3X,2014年再开始生产纯电动萨博9-3。

虽然汽车市场也有像桑塔纳或捷达这种在中国30年“常盛不衰”的例子,但环顾世界,几乎再也找不出同样的车了。况且萨博9-3几款车和桑塔纳或捷达相比,其性价比和竞争力绝对不在一个层面上。在当今竞争激烈的汽车市场上,“老态龙钟”的9-3除了仍有几个铁杆粉丝外,其在市场上要像王石一样能迎来第二春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这款小众车型在其历史最辉煌的时代一年也不过万八千辆,2015年一下子生产12万,真不知道要卖给谁。

虽然NEVS声称拿到了萨博凤凰平台的知识产权,但要把凤凰平台这个“半拉子”工程打造成一个能真正出车的量产化平台,没有两三年时间和巨大的资金投入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目前声称掌握或了解凤凰平台的,已有青年世爵以及瑞典LeanNova, Combitech等几家公司了,未来单在中国市场上,未来源于北汽收购的EpsilonI平台基础上开发的绅宝、源于Epsilon II的上海通用旗下别克系列车型、受通用影响并借鉴了Epsilon II平台的上汽荣威系列车型、欧宝系列车型、青年世爵基于萨博凤凰平台非排他使用权而开发的未来世爵凤凰系列车型等等“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的萨博车型,绝对让青岛萨博有一种“找不到北”的感觉。

供应商与经销商方面

无论青岛萨博还是瑞典萨博,要想重起或开始生产,原有的萨博供应链和销售渠道早已分崩离析,倒闭的倒闭,转行的转行。重启供应链谈判、重塑营销体系绝不是几个月就能搞定的,NEVS原来计划的2013年下半年恢复生产恐怕只是美好的愿望罢了。当NEVS派人与原供应商探讨重启生产的可能性时,安全气囊生产商Autoliv,原9-3柴油发动机供应商都表示不想再趟萨博这摊浑水了,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呀。加上目前NEVS只买到的萨博9-3的知识产权,其他车型通用也不会授权生产,所以一切都得从头开始研发,以目前NEVS招聘到位的不到100名员工的实力,要想短期内开发出新车型比登天还难吧。

最后,还是得说几句关于新能源汽车的,虽然NEVS坚持2014年推出在现款萨博9-3基础上开发的纯电动9-3,并且为此电动车准备的位于北京的电池工厂已去年10月开始运营。去年前10个月,中国市场共销售 7713辆包括混和动力和纯电动在内的新能源车,照此速度,2015年要实现50万辆,2020年要实现500万辆新能源汽车销量,如果不把山东的数以百万计电动低速三轮车算上的话,基本上是不靠谱的目标了。市场空间狭小将令纯电动9-3无容身之地。纵观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也是哀鸿遍野。从A123破产、Fisker到处寻找融资等事件来看,以纯电动为代表的世界新能源汽车发展遭遇到了低潮。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都在努力应对经济不景色带来的影响,无暇更无力对新能源发展给以更多的关注和财力支持。目前基本仍停留在城市示范工程上,在真正的私人消费市场基本死水一潭,汽车业界都开始在低潮时进行冷静反思和战略调整。作为核心技术的电池,NEVS公布的电池最大能量密度仅为146 Wh/kg,似乎并没有比其他电池企业有什么过人之处。NEVS的纯电之路从一开始就印证了“前景光明,但道路曲折”的道理,无论是在中国青岛还是在瑞典特洛海坦,都不例外。

听说NEVS在青岛的合资企业在几周内会有明确的说法,在瑞典重启再款9-3近期也会公布与供应商谈判的结果,一切还是得走着瞧。

也听说本文开头那个叫Alfred的小伙子终于成功预定到了两张回浙江金华的火车票,他将在大年初一带着漂亮的女朋友从青岛回金华过年,或许还能在当地碰到另一拔正在努力推出萨博汽车的人。

本文授权凤凰汽车,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钟师老师对此的看法:在世界车坛上几乎已被彻底抹掉的破产清算后的萨博汽车,却总几多在中国概念上“借尸还魂”,或者说萨博汽车在中国的“阴影不散”,这一切多亏了不断有人捣鼓萨博汽车,背后的商业逻辑就是还有不少投资商或者投机者愿意在中国车市上一搏,哪怕已经强手如林,给了未来小树苗很少的透光吸肥的机会。这篇入骨三分的透析报告《青岛20亿入股NEVS,萨博落地中国前景不明》,说明中国车市还真是国内外“冒险家的乐园”。国内外大小不一的“淘金者”乐此不疲,当然很定会有许多个“淘金者”只有去程而没有回程,倒毙在商业的半道上。但许多地方政府对产业升级的迫切诉求,助长了各路冒险家和投机者的信心。一切游戏都会以热闹开端,最后“一将功成万骨枯”,成功者寥寥无几,失败者却会屈指难数。现在我们只看到凡卷入萨博汽车玩局的中国企业还都没淘到金子从矿洞里出来,进去被埋的倒有几家了。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田永秋:祝愿中国汽车在2013年购物…      下一篇 >> 菲斯科濒临破产命悬一线 中国企…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alfredtian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