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redtian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tianyongqi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IHS并购波尔卡:得中国者得天下

2013-06-17 11:11:12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7339 次 | 评论 0 条

田永秋/Alfred Tian

美国时间2013610日,上午股市一开盘,小股民Alfred就紧盯着他最近火得不得不能再火的Tesla。看今天能涨到多少。这几天眼看着从90多美元一路狂飙到100美元以上。Alfred 95美元时大胆买进了一些,眼看着股价突破100美元,心里那个美呀,特别是当有机构分析师给出了200美元的预期时,Alfred就又果断在105美元时继续加仓。

谁料今天开盘不久Tesla就开始一路向下,最终大跌5.58%,收于94.47元的新低。当地广播里不断重复着这样的话,“今天不属于Tesla,今天属于IHS."

没错,今天属于一个IHS这样一个资本市场的新贵。

2013610日,美国跨行业信息咨询服务商IHS宣布,公司已与知名汽车信息咨询公司波尔卡(R.L. Polk & Co.)达成协议,IHS计划以共计14亿美元的现金(90%)加股份(10%)的方式,购买波尔卡100%的股份,强化IHS在汽车信息咨询、数据服务以及二手车服务等方面的实力。这也是IHS在成立的64年里所进行过的的100多项并购案例中金额最大的一笔交易。此交易还需经监管机构批准。

周一一宣布此收购消息,IHS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股价大涨到108.26美元,比风光正劲的Tesla还高,截止到发稿时的612日,IHS已涨到每股112.14美元,而Tesla大跌5.58%,收于94.47元的新低。IHS受资本市场持续追捧,大量机构投资者继续维持“买入”的评级。

波尔卡的价值

波尔卡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密歇根州南田(South Field)的家族企业,由波尔卡公司现任董事长Stephen Polk的曾祖父Ralph Lane Polk1870年创建。和其他典型的家庭企业类似,公司也是以创始人的名字命名的。波尔卡在创立之初的几十年里,业务主要集中在美国城市黄页目录的出版和更新上。1922年,时任通用汽车总裁、有“20世纪最伟大的CEO之一”之称的阿尔弗雷德·斯隆(Alfred Sloan)建议波尔卡公司涉足汽车数据业务,此建议与一直苦苦录找业务转型的老Polk先生一拍既合。波尔卡公司1922年正式进军汽车行业的数据服务领域。当年,美国第一份内容翔实的乘用车注册上牌数据报告正式出版,报告涵盖了当时美国几乎所有的50个汽车品牌旗下的约920万辆汽车的数据。50年代,波尔卡数据出版业务又扩展到船只、商用飞机、摩托车、商用车和房车领域,出版频率也提高到月度出版。1976年,波尔卡推出以VIN码为基础的美国汽车保有量数据大全(NVPP)。从本人见过的NVPP样本来看,内容基本涵盖了车辆几乎所有的信息,包括首次注册日期以及车辆转手次数等细节信息。除轻型车外,中重型商用车(Class4-8)也涵盖其中。可以说是一份很有价值的数据套餐,对主机厂及零部件供应商对市场的判断和预测起到了关键作用。2003年以后,波尔卡又推出如波尔卡透视(PolkInsight)、波尔卡整体市场预测 (Polk TMP)、波尔卡交叉交易报告(PCSR)以及波尔卡库存效率奖(PIEA)和波尔卡客户忠诚度奖等评比体系。

除自身不断完善外,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波尔卡又通过一系列的并购重组,先后组建了波尔卡加拿大营销服务公司(PCMS),收购了二手车信息服务商Carfax、汽车价格及参数服务商Roadtodata,市场预测公司TUPMSS欧洲数据处理、营销系统公司等一批公司,进一步强化了与汽车数据有关的业务整合。同时,又出售了原来的城市黄页、计算研究等业务,业务逐渐集中到汽车数据服务上来。

经过近百年的发展和业务调整,波尔卡目前业务主要集中在波尔卡(Polk)分部(收入占40%左右)和Carfax分部(收入占60%左右)两大部分。波尔卡分部业务涵盖汽车整车及后市场的数据采集与分析、预测以及相关工具的开发和车辆认证服务;Carfax逐渐成为波尔卡公司的核心业务,包括向消费者提供二手车辆的完整历史信息(包括车辆是否有出险记录,车辆是否因质量问题出现过返厂维修,是否泡过水等一系列车辆记录信息。)

目前波尔卡在全球拥有15个国家设有办事处,员工总人数为1300多人,年销售额约4亿美元。

  

IHS的胃口

与波尔卡相比,IHS可以说是信息咨询服务领域的一只多业态大鳄。公司成立于1959年,总部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的道格拉斯(Douglas郡。成立64年来,通过100多宗并购和重组,至今已成长为是全球最大的行业信息咨询服务的上市公司(纽交所)之一。打开IHS公司网站的《公司历史》栏目,映入眼帘的几乎全部都是“XX年并购了XX公司”的字样,并购俨然已成为IHS生存和发展的“家常便饭”。

IHS是信息处理服务(Information Handling Services)的缩写,由Richard O’BrienCahners 出版公司的企业产品目录业务部基础上创立,最初的业务主要集中在用微缩胶片为航天工程师提供产品目录数据库。通过并购,IHS服务领域扩展为包括航天国防、农业、汽车、化工、能源、建筑、电信与媒体、快销、石油、金融、医疗保健、冶金采矿、军事、电力、航运等多个领域,其旗下有简氏信息集团(简氏防务的出版商)、环球透视等一大批知名的企业。在汽车领域,IHS服务的客户包括90多个国家的130多家汽车主机厂以及数百家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和经销商。汽车领域我们比较熟悉的汽车市场分析与预测机构如环球透视集团(Global Insight)、CSM Worldwide等现在都是IHS旗下公司。

并购波尔卡,是IHS2008年并购环球透视集团后加强汽车市场数据业务的最新动作。IHS CEO Scott在并购后的电话会议上表示,双方将在在整个汽车产业链的信息业务上实现整合,互通有无,协调一致。例如,IHS原有业务覆盖汽车产品规划领域所需要的预测方面,大部分集中在了零部件供应商方面,在主机厂和经销商方面很缺乏,而这正是波尔卡的强项;在汽车生产和供应链管理所需信息方面,IHS有充足的资源,但在二手车市场、汽车保有历史追溯、售后市场、保有量等数据分析服务领域,波尔卡旗下的Carfax可以发挥巨大的作用,大大弥补了IHS的不足。正如Scott 在并购电话会议结束时所说,“在整个汽车产业价值链分析方面,双方互补优势更加明显……本次收购对于双方的未来我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增长。”

并购的挑战

虽然IHS和波尔卡高层都在不同场合对双方合作的美好“前景和钱景”表达了信心。双方认为,波尔卡每年有4亿美元的收入,其中75%来自包括信息订阅服务的经常性稳定现金收入,收购波尔卡能为IHS带来丰厚且稳定的现金流回报,又能使波尔卡拓展新的业务领域。双方业务的互补性能为双方更好的服务客户提供更加坚实的系统支撑。但是,在本人看来,并购后所面临的挑战仍不容小视。

首先,IHS如何避免重蹈波尔卡在中国的覆辙

波尔卡在全球15个国家设有办事处,员工总人数为1300多人。2011年,波尔卡全球收入约3.59亿美元。2012年收入4.01亿美元,其中,约3.5亿美国的收入来自北美市场,占总收入的88%左右;来自欧洲的收入约3600万美元,占9%;而来自亚太及新兴市场国家的收入约1200万美元,只占总收入的3%左右。

对于一个公司来说,收入来源过于集中一个市场,是存在较大风险的。目前波尔卡的主要收入和业务集中在北美市场和欧洲市场。北美和欧洲地区经济形势的不景色以及汽车市场渐趋饱和,主机厂和零部件供应商们纷纷选择将海外市场特别是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作为未来增长的重点,他们所需要的信息也大多是有关于中国和新兴市场的。长远来看,北美和欧洲地区汽车行业对信息的需求会出现逐渐下降的趋势。波尔卡和IHS在北美和欧洲地区的收入也将不可避免的呈现下降趋势。

IHS CEO Scott认为,中国汽车市场自2009年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新车销售市场。中国汽车行业必将对信息、数据有着极大的需求,这将成为IHS和波尔卡未来增长的巨大潜力。“波尔卡已在中国难以置信地运作了10年,肯定已与中国汽车行业的客户们形成了良好的合作关系”,Scott在电话会议上向投资者表示。IHS将继承“这一难得的良好开局”。此外,波尔卡与其在中国的伙伴的10年宝贵合作经验连同IHS早前已在中国5个城市设立的涉及能源、塑料、化工和电子领域的办事处,形成协同效应,为IHS未来在中国汽车市场的运作打下良好的基础。

也许Scott忽略了一点,既然前景如此美好,波尔卡已在世界上运作了140年,为什么要选择出售?Stephan Polk作为家庭企业的第四代继承人,不但没有振兴家族事业,反而要被迫卖出,不怕被人指着后脊梁骂“败家子儿”?Scott在并购电话会议上承认,IHS其实是在是今年年初波尔卡找到投行Evercore Partners寻找融资或出售方案时,为了避免波尔卡可能出现的资产拍卖而果断出手的。如果波尔卡全球业务稳定增长,我真不相信一家业务稳定增长的企业会选择拍卖自己。个人判断,波尔卡也是认清了全球市场下滑的风险以及在新兴市场上的巨大不确定性而做出了这个“卖掉祖宗基业”的“败家子儿”的决定。

中国市场从2009-2010年“野蛮”增长后,便一直处于低位温和增长。生产成本的提升以及由竞争的加剧带来的汽车价格的下降,都吞噬着汽车企业的利润空间。企业对数据和市场信息的需要整体上大大降低。再加上诸多本土数据信息服务商迅速崛起,都使得波尔卡在中国的业务举步维艰。

另一个更重要的事实是,与欧美等其他国家不同,本应该十分透明公开的的汽车行业产销以及注册上牌数据,在中国却成了获取难度颇大的机密。虽然每年“两会”上总有人大代表们不辞辛苦地多次“上书”建议公开汽车上牌数据,但主管部门以“涉及公民个人隐私”为由,拒绝公开这一数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流通协会乘用车联席会、公安部车管所等机构都有从不同渠道统计而来的数据资源。但由于统计口径不一,数据始终差异较大,对汽车行业的预测以及各主机厂的产能规划都造成了很大的困难。

波尔卡早在2001年底就与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汽研中心)合资(7525)成立了北京波尔卡汽车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记得当时如何将波尔卡的名字“Polk”翻译成中文颇费周折,因为中国人经常会把“Polk”误读成“Pork(猪肉)”。本人的一位翻译公司的朋友负责此事,为避开“猪肉”的嫌疑,在经过多次讨论后才最终确定用音译名“波尔卡”的。北京波尔卡的经营范围涉及汽车及零部件的技术咨询,信息咨询等。虽然波尔卡成功地找了汽研中心这棵大树,但似乎并没有“乘到凉”。汽研中心与波尔卡合作的目的就是想通过合资学习波尔卡数据分析管理业务的“先进经验”,最终“师夷长技以制夷”。而波尔卡是想通过汽研中心,掌握汽研中心丰富数据资源这个“宝库”。“同床异梦”的汽研中心与波尔卡在在经历了10年的合作之后已名存实亡。201021日汽研中心自己的数据资源中心(ADC)在北京正式成立,独自开展数据业务,标志着汽研中心与波尔卡的合作实质上的终结。汽研中心自己的数据资源中心以数据库资源和服务平台为基础,建立了基于汽车全产业链和产品全生命周期的横向纵向数据资源体系,其主要业务包括: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信息系统;机动车整车出厂合格证信息系统、数据组织及维护;车辆识别代号(VIN)信息系统、汽车材料数据系统(CAMDS),涵盖了汽车行业大型共用基础数据资源,汽车产业信息整合分析及发布,信息系统设计与开发以及汽车产业短中长期发展预测和汽车品质及满意度调查等业务。

可以看出,汽研中心与波尔卡合作的10年,的确从合作伙伴那里学到了数据资源的有效应用和整合。“教出徒弟饿死师傅”在这一案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而北京波尔卡因为没了基础数据的支持,沦落为一个空架子。

一份名为《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2012 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的文件也证实了本人的判断。《票据募集说明书》显示,北京波尔卡汽车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由发行人和美国波尔克公司出资组建,经北京市工商局批准,于2001 11 22 日取得《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注册号为110000410164229,注册资本为129.5 万美元,其中发行人(汽研中心)出资占比25%,法定代表人史提芬(Stephen R.Polk),注册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麦子店街37 号盛福大厦1160A。北京波尔卡汽车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汽车、汽车零部件的技术咨询、信息咨询;生产商用汽车电脑系统软硬件;销售自产产品。根据经审计的 2010 年财务报表,截至2010 年末北京波尔卡汽车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总资产1,010 万元,所有者权益465 万元;2010 年北京波尔卡汽车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22 万元,净利润-8 万元。根据未经审计的2011 年三季度财务报表,截至2011 9 月末,北京波尔卡汽车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总资产890 万元,所有者权益475 万元,2011 年前三季度北京波尔卡汽车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17 万元,净利润-3 万元。由于北京波尔卡汽车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经营不善,导致其2011 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从《票据募集说明书》可以看出,被掏空了的北京波尔卡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本人去年与波尔卡亚太区执行总裁曾有过一次深入的交流。他已为波尔卡公司服务了35年,目前仍兼任波尔卡澳大利亚总裁。由于业务不佳,北京波尔卡的总经理几易其人,总经理职位长时间空缺,这使得头发花白的亚太区执行总裁不得不经常在北京和墨尔本之间奔波,在IHS宣布并购波尔卡之前相当长的时间里,他不得不长期“代理”北京波尔卡总经理的职责。在谈话中,他表达了北京波尔卡将“被迫”从原有的单纯依靠数据业务模式转型到其他业务模式的想法。但转型谈何容易,与一帮整天搞注册上牌数据的中国本地“老油条”们相比,说一口标准澳大利亚英语的老外显示没法混了。

虽然去年年底汽研中心主任赵航向媒体透露,汽研中心已与波尔卡Carfax公司在北京成立合资公司,为二手车消费者提供车辆完整历史信息记录的服务。但似乎至今仍未有任何动作。

与中国打了10年交道的波尔卡尚且如何,仅通过2008年并购环球透视切入汽车信息服务领域的IHS,又能有什么杀手锏昵?

其次,并购后整合难度大

同以往并购案例中“并购容易整合难”一样,未来IHS与波尔卡的业务和人事的整合也将面临不小的挑战,特别对于像IHS这样的一家通过多个板块多次并购来整合业务的公司,内部错综复杂的关系经常使业务难以推进。再加上IHS收购的环球透视、CSM等汽车业务与波尔卡业务范围有诸多相同或重叠之处,客户也在很大程度上存在重叠之处,业务整合必然带来人员的变动,这更增加了整合的难度。

本人曾与被并购后的环球透视中国区高管有过交流,他的一句“太乱了”足以证明各自为战、缺乏配合的现状。他本人的最终离职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种整合的难度。

再次,新兴市场的对数据服务的需求下降

IHS把未来汽车业务增长点放在了新兴市场。以中国、印度、俄罗斯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均出现了市场波动、销量趋缓的的情况。这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主机厂和零部件供应商对数据服务的需要。本人有过交流的印度和俄罗斯的数据提供商近两年业绩一直不如人意,为了赢得客户,出现了低价恶性竞争的苗头,搅乱了市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IHS这种跨国公司未来在新兴市场的运作。同时,越来越多的主机厂和零部件供应商自建数据分析和挖掘部门,在外购的原始数据基础上自已进行加工整理和分类汇总,制作适合自己公司的细分市场分析和预测报告,这就减少了对外部数据公司的依赖程度。

 虽然IHS向投资者和公众高调宣布了此次高达14亿美元的并购,但在行业人士看来,一切才刚刚开始,IHS能否有效整个波尔卡,能在中国这样一个世界最大的汽车市场上有所作为,都有待时间的检验。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瑞典政府来华促审批,青岛萨博布局…      下一篇 >> 固铂成山罢工继续 阿波罗25亿跨…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alfredtian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